首页 > 书库 > 《陛下太宠,皇后很愁》陛下 皇后娘娘又死啦 全文免费阅读 陛下太宠,皇后很愁健气受

陛下太宠,皇后很愁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束九,范秀女的小说《陛下太宠,皇后很愁》此文是半笔浮生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帝驾刚出了上书房,便有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过来:“陛下,太后娘娘忽然身体不适,您快去看看呀!” “母后!”献帝急得连帝撵都不乘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4 00:08: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束九,范秀女的小说《陛下太宠,皇后很愁》此文是半笔浮生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帝驾刚出了上书房,便有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过来:“陛下,太后娘娘忽然身体不适,您快去看看呀!” “母后!”献帝急得连帝撵都不乘了,

《陛下太宠,皇后很愁》免费试读

帝驾刚出了上书房,便有个小太监慌慌张张跑过来:“陛下,太后娘娘忽然身体不适,您快去看看呀!”

“母后!”献帝急得连帝撵都不乘了,直接跑起来,还不忘对身侧的尚于道,“你去褚秀殿瞧瞧世子有什么需要的。”

尚于出马就是不一样,很快就把褚秀殿一干宫女太监聚到了一起,连那两个发现尸体吓出毛病的都一并给抬了来。

束九蹲下去,问其中抖得不那么厉害的那个:“你们是伺候谁的,那天晚上你们干什么去了,为什么那么晚还在外面溜达?”

“奴,奴婢是徐秀女屋里的,奴婢们是给主子办事去了。”宫女哆哆嗦嗦道。

“你撒谎!那么晚了你家主子都休息了,你们还在外面当什么差?”束九厉声道。

那宫女抖得更厉害:“大,大人,奴婢说,奴婢们只是想偷懒,在外面玩的晚了,这才……”

她还没说完就被管事太监踹了一脚:“该死的奴才,竟如此惫懒。”骂着还要再踢。

束九看不过去,拦了一下:“祈公公,咱们还是先问案要紧。”

祈公公立刻满脸堆笑:“是是,晚些时候再收拾你们两个!”

瞧着他狠厉的眼神,束九就知道这两个宫女还要受罪。她于心不忍却也只能叹气。这个世道就是如此,她甚至自顾不暇,哪还能帮得了她们?

她抬头看向众人:“你们谁是伺候范秀女的?”

“奴婢们(奴才们)。”两个宫女并两个太监走了出来。

“范秀女脾气好吗,她平时喜欢做什么,和谁来往得多?”束九问。

“范秀女出了名的好性子,对奴婢们也很好。”一个宫女笑着道,看样子不像是违心之言,“范秀女住在西侧殿厢房,同沈秀女住在一起,同沈秀女来往的多。”

“两位秀女住一起?”束九看向祈公公,“都是这样吗?”

“都是。”祈公公道,“从前秀女们未被选中之前都是不能住进褚秀殿的,这一次是太后娘娘恩旨,让秀女们先学习宫廷礼仪再进行甄选。秀女们人数过多,所以只能两人一间房。”

“那位沈秀女是什么身份?”束九问。

“尚书令大人的女儿。”祈公公答。

尚书令,这个官好像也蛮大的。束九又问前头那宫女:“两位秀女关系好吗?”

“非常好,两位秀女都是温和的性子,就像亲姐妹一样。”

“那范秀女和谁有过矛盾?”

宫女想了想道:“胡秀女,范秀女曾经和她吵过。”

“为什么?”

“胡秀女的金钗不见了,看见范秀女头上的非说是她的,要抢,范秀女不依,两人就吵了起来。”

“除此之外,范秀女还和其他人有过节吗,或是闹过不愉快?”束九又问。

“没有了。”宫女摇头,“大家进宫时间都不长,范秀女平时没事儿也不出门。”

束九又问了其他人几句,而后着重问了伺候胡秀女的宫人。

宫人道:“胡秀女的金钗真的不见了,她说范秀女头上那支同她的一模一样。胡秀女脾气冲,一时话说岔了才吵起来。后来那金钗找到了,胡秀女也觉得误会了范秀女,还想着道歉呢,可是范秀女却死了。这事真的和胡秀女没关系,她虽然脾气不好,但心是好的。”

束九只是点头,又问祈公公:“那位胡秀女又是谁?”

“那是秦州太守之女,胡可人。”

“那秀女们现在何处?”

她这话一问,长青惊了一下,这女人不会还想着审问秀女吧?

祈公公也不敢答话,瞧了瞧身侧的尚于。

尚于笑对束九:“出了这等事,陛下恩准秀女们回家了,待事情查清后再进行大选。”

“那家没在京城的呢?”

“暂时安排在驿馆。”

束九颔首,也没说什么,就叫众人散了。

回去的路上,谢君欢问她:“你有什么想法?”

束九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我想去驿馆询问一下那位胡秀女。”

她自觉说这话有点不好意思,长青早就警告过她这事不能做,可她心里总过不去,和死者有过牵扯的人才是主要突破口,就这么放弃她不甘心。

“你要去就去吧。”谢君欢道。

“你同意?”她真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带你去,总比让你自己胡乱闯的好。”

束九摸了摸鼻子,心里头这点小想法果然还是瞒不过他啊。

谢君欢吩咐长青将马车往驿馆赶,走了一段却忽然停了下来。

她纳闷:“怎么回事?”

长青道:“前头围满了人,我去看看。”

他下马找人询问,很快就回来了,隔着马车帘子回话:“御珍坊换招牌,半价酬宾,听说夕公子也来了,正热闹着。”

“什么,他换什么招牌?”束九觉得事有蹊跷,挑了帘子问他。

长青讽刺地一笑:“邱庆元把御珍坊的招牌换成了束心楼,声称自己拜了束姑娘为师,得了她的真传,从此后世间将再无束姑娘,只有他束心楼。”

“无耻!”束九恨得绞紧了车帘。

“我早说过他是只老狐狸,亏你敢和他合作。”长青请示谢君欢,“爷,要不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必了。”说话的是束九,“反正我也要了他一笔钱,让他得意几天也应该。等了了手上的事,我自有办法让他自食其果。”

谢君欢望着她笑,对长青颔首,长青便不再过问,驾车往另一条路而去。

驿馆的驿丞听闻他们的来意,连连摆手:“可不敢这样做,秀女们将来有可能是后宫的娘娘,怎么能此时见外男?”

“驿丞,我们是为了查案。”束九道。

“查案,有陛下的旨意吗?”驿丞把手一摊。

“没有。”

老驿丞也是见过世面的,瞧束九年轻就不放在眼里:“那不就成了,没有陛下旨意我可不敢干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陛下要向我问罪我找谁哭去?”

束九抬眼盯着他:“可我今日非问不可!对不住了。”

她向长青使了个眼色,长青立刻把人敲晕了。

秀女们早就听说了这事,好些个吓得花容失色,慌张着找地方躲。她们可都还没见过陛下的面呢,这时候可不能被坏了名节。

胡可人脾气是真大,听说是冲她来的,带着丫头和小厮就冲了出来:“哪个不长眼的敢审问我,我可是待选的秀女,皇上的女人,刑部凭什么审我?”

“就凭我是世子爷的人!”束九跨前一步,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迎上她,“世子爷的名号你听过吧,今儿你要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便罢了,不然的话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这趾高气昂的一句话,谢君欢听了嘴角不自觉上扬。

从她嘴里说出她是他的人,还真是让人舒坦啊。

《陛下太宠,皇后很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