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乱剑春秋》乱剑 总受 乱剑春秋㚻

乱剑春秋

武侠连载中

《乱剑春秋》由网络作家书剑凭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楼心月,仲瑾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离开森罗宫之后,两人踏上了回往中原的路途,楼心月一路沉默寡言。 “有心事?”仲瑾遗眯眼笑问道。 楼心月先是摇了摇头,之后想了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4 16:04: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乱剑春秋》由网络作家书剑凭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楼心月,仲瑾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离开森罗宫之后,两人踏上了回往中原的路途,楼心月一路沉默寡言。 “有心事?”仲瑾遗眯眼笑问道。 楼心月先是摇了摇头,之后想了想,

《乱剑春秋》免费试读

离开森罗宫之后,两人踏上了回往中原的路途,楼心月一路沉默寡言。

“有心事?”仲瑾遗眯眼笑问道。

楼心月先是摇了摇头,之后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仲瑾遗见状,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没有问楼心月的心事为何,也没有出言安慰。

楼心月的心事,仲瑾遗猜得到,对于这种别人的家务事,哪怕是他这个不知道看了人间多少岁月的先天,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处理。

森罗宫之行,仲瑾遗着实让那阎王震撼的不行。到最后,仲瑾遗既没有杀阎王,也没有当着阎王的面大开杀戒。

至于阎王,更没有拼着森罗宫血流成河的代价围杀仲瑾遗,这件事情就算这么和平了结了。

对于这一点,楼心月倒是能够理解,这段时间她已经明白,即便是江湖中人也不是只有快意恩仇。

森罗那群牛鬼蛇神毕竟不是真的鬼神,如果仲瑾遗拿出真正的实力来,那群只会装神弄鬼的腌臜货色,不过是仲瑾遗出一剑的事情。

可是灭了森罗宫之后呢?

在森罗宫的背后可是有西域联盟的扶植,若森罗宫一夕之间被灭,西域异族肯定要把这笔账算到中原朝廷头上,难不成仲瑾遗再把西域灭国不成?

至于森罗宫不敢杀仲瑾遗的原因更简单,一来这群因利而聚的中原败类,其实都很惜命;二来森罗宫真正的主子是西域异族,阎王的面子和异族的利益,孰轻孰重还是要分得清的。

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回到中原已经是深秋时分,树上的叶子纷纷枯黄凋零,让羁旅中的人们也纷纷涌起了愁思。

一片离枝的枯叶晃晃悠悠飘到了楼心月的面前,楼心也伸手刚好接住,端详了那片枯叶半天,最后还是犹豫着把它放回了树下面。

“落叶尚且归根,那么飘零的人呢?”楼心月像是在问仲瑾遗,又像是在问自己。

仲瑾遗默默看着,并没有说话。

这一路行来,两人走得很慢,明明没什么事情可做,路上却一直走走停停,远远地隔着千百里,朝着江南的那座小镇徘徊。

仲瑾遗鞘中双剑,世人只知道有春秋,却不知道还有一把更惊天地泣鬼神的留神剑。

更不为人知的是,那把让仲瑾遗江湖留名的名剑春秋,其实也分双面:正面“秋零”,背面“春寒”。

秋风阵阵,似乎很容易引起人的愁思,路上的这对男女,明明没有了离开时被追杀的压力,却反而一个个愁眉不展,似乎还没有那亡命天涯的时候快乐。

仲瑾遗在愁,一趟云沙城之行,却让自己与那人的赌约已经在心境上输了一半。再看看身边的佳人,也是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由得更愁了。

楼心月在愁,森罗宫的事情已经解决,自己本非江湖人,似乎没有了跟着仲瑾遗闯荡江湖的理由,离家越近,离愁反而越重。

至于捧月山庄,那个自己从小生活的家,楼心月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那里有自己从小到大的回忆,更有一个曾经把自己捧在手心疼爱的老父,可是当森罗宫把婚书递到捧月山庄时,自己的父亲竟然不敢为她做半点事,甚至把她视为瘟神,生怕楼心月牵连到捧月山庄。

这样的家,正值得自己回吗?今天解决了森罗宫,那明天再来个天剑盟呢?楼心月不禁在心中暗想。

不知不觉间,还是走到了水乡的那小镇,镇子那条主街道的尽头,便是远近闻名的捧月山庄,只是几个月来,捧月山庄的名气没落了许多,庄主也一夜之间白头。

镇子外面,楼心月踌躇着不愿再往前走,仲瑾遗也不勉强,只说天色不早了,先在镇子里休息一晚吧。

第二天的时候,一直到中午时分楼心月还没打开房门,仲瑾遗径直进入了楼心月的房间。

床榻之上,楼心月似乎在蒙头打睡,又似乎在逃避。仲瑾遗见状也不管什么男女之别,直接掀开了楼心月的被子。

所幸并没有看到什么香艳的场面,楼心月衣服穿的很严实,眼睛通红布满了血丝。

仲瑾遗见状不由得气笑,看情况这明显是一夜没睡,听到脚步声以后才钻进了被窝。

知道自己的情况瞒不过仲瑾瑾,楼心月通红的眼睛当中眼泪不住地打转,颤声问道:“我是不是很没用。”

仲瑾遗挨着床沿坐下,尽量让语气显得轻快些:“还不错,比我预料的要好多了。”

“还有比这个更差劲的吗?”

“有。”仲瑾遗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随后道:“我以为你会半夜一个人不告而别,然后用枕头填充被窝,里面再留一封书信啥的……”

这话让楼心月一时间无言以对,自己明明已经委屈纠结的快要哭了,可眼前这男人总能让自己气笑。

先是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楼心月的情绪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之后用被子蒙起头放声大哭。

仲瑾遗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等到楼心月哭声渐歇,又掀开了楼心月的被子,“我的笑话讲的有那么差吗?不笑也就算了,竟然能听哭了,你让我面子往那放。”

楼心月揉着眼睛又哭又笑,眼泪和声音中的颤抖还是止不住,可是心情却好了很多,仿佛之前积攒的委屈终于宣泄干净了。

“好些了?”仲瑾遗柔声问道。

楼心月故意板起脸道:“谢谢你的建议,我准备今天晚上就这么干!”

仲瑾遗微微一笑:“你没机会了!”

说完之后,仲瑾遗便一把拉起了楼心月,大步朝着捧月山庄的方向走去,任凭楼心月怎么反抗拍打都没用。

“你放开啊,好歹让我洗把脸,换身衣服!”楼心月终于认输,无奈道。

谁知仲瑾遗依旧没停下脚步,头也不会道:“怕什么,回自己家,又不是去相亲,这幅憔悴的模样让你父亲看到,也许一心疼,又多给你点钱。”

楼心月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幽幽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把无耻做到这么理直气壮的。”

“承认承认。”仲瑾遗满不在乎道。

“谁跟你承认了!”楼心月一愣,随即又问:“等等,你说让我父亲给我钱,不是给你钱?”

“当然是给你钱啊,我好歹是一代大侠,收你父亲的钱不成人贩子了吗?”仲瑾遗道。

“你是说,你还要带着我……和我的钱袋子,一起流浪江湖?”楼心月心中的抑郁一下子少了大半。

仲瑾遗淡然道:“既然觉得那个家待得不自然,为什么不出去走走?不过话说回来,无论当初他做了什么,毕竟血浓雨水,人间亲情最为难得,至少在森罗宫出现以前,你父亲对你的爱是纯粹的。”

楼心月一时间沉默,当她听说父亲一夜之间白头以后,其实已经没那么怨父亲了,只是自己心中的委屈又是另一回事,至少在阎王娶亲时,那人不算一个合格的父亲。

仲瑾遗随即又道:“毕竟是一家人,想来女儿闯荡江湖没钱了,老父亲资助一些也是应该的……”

“……”楼心月哀怨地看着仲瑾遗,心情反而放松了好多,气笑道:“凭什么要用我父亲的钱养你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捧月山庄外面,庄主已经亲自在门口等着了。

看着那个头发尽白的男人,短短几个月间竟然苍老了这么多,楼心月心中忍不住有些伤心。

整个小镇没有什么能逃得过捧月山庄的眼睛,楼心月进入小镇的第一时间,庄主便得到了消息,只是女儿并没有回家,而是入住了客栈。

于是,庄主便在山庄外面等着,楼心月在客栈一夜没睡,庄主就在山庄外站了一天一夜。

此时的这对父女,眼神之中都是一样的疲惫。

《乱剑春秋》 免费阅读章节

《乱剑春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