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烽火烟台》烽火烟台zxx仓是哪里 全文章节 烽火烟台cj

烽火烟台

短篇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烽火烟台》的小说,是作者宋明峻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雷府 宽敞的庭院一大清早就被府上的下人打扫的干干净净,院落的两边各有两处厢房,一条细长而又幽深的回廊从院子的最外面贯穿了进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5 20: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烽火烟台》的小说,是作者宋明峻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清晨雷府 宽敞的庭院一大清早就被府上的下人打扫的干干净净,院落的两边各有两处厢房,一条细长而又幽深的回廊从院子的最外面贯穿了进来

《烽火烟台》免费试读

清晨雷府

宽敞的庭院一大清早就被府上的下人打扫的干干净净,院落的两边各有两处厢房,一条细长而又幽深的回廊从院子的最外面贯穿了进来,蜿蜒着向院子的深处延伸。

后院居中的正房处,此时正屋门敞开着,一缕缕从香炉之中升腾的青烟从窗棂的缝隙之中淡淡的飘散开来。

屋内正中的悬梁之上悬挂着一幅匾额上书“南顺堂”三个大字,笔法遒劲苍古,朴茂华滋。

匾额下方,居中的位置摆放了一张红木材质所制的八仙桌,桌子四面横梁之上,刻有梅兰竹菊等各种花卉作为装饰,两把相同材质的太师椅环抱左右,质地古朴典雅,屋内居中的正前方,左右两侧也均摆放了两把材质相同的四方座椅,屋内所陈列的红木家具在透过屋外阳光的照射之下,原本早已古旧发红的质地,显得更为的古朴典雅。

屋内的里面,寒窗隔断的后方,摆放着一张八尺来长的画案,同样为红木材质所制,案面两端的桌角处均雕刻祥云瑞兽等图案,桌角两端刻有两尊兽头各自微微向上仰起,透露出一股威严庄重之感,桌案的后面,并列摆放着两张一丈有余的书架,书架之上各种古籍经卷被整齐的放置其中。

桌案之上,摆放着各种绘事所需之物,一张看上去已经微微有些泛黄的宣纸,左右两端各放置着两块青花瓷质的镇尺,纸面之上,一支毛笔此时正快速的上下翻飞着,时而勾画,时而点染,行笔之势悠然洒脱,狂放而有致,仿佛周遭的空气都被凝结住了一般,令观者如临画境。

“蹬蹬蹬蹬”随着一声细小而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从屋外院子之中,此时,一个身穿深灰色长褂的中年男人,此时正迈着细碎的脚步,犹如急行军一般,神色慌张的从院内的回廊之中跑了过来,方向直指后院的正房。

等中年男人跑到了正房的屋外,突然放缓了脚步,在门外的正中停了下来,用手举起长褂的衣袖,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珠,随后又抬手在敞开的屋门处轻轻的敲了几下,宽大的木门在中年男人的敲击下,发出沉重而又细微的声响。

“进!”随着中年男人敲门声刚落,便从屋内传来了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

屋外的中年男人听闻此言,像是出征战场的军队,接到了进攻的指令一般,先是用手轻轻拍打整理了一下自己方才跑的有些凌乱的衣角,又抬眼环顾身下四周,已再无失礼之处,随后便用手轻长褂的下摆,抬腿走进了屋内。

中年男人进入屋内,只是举目四下一望,便径直的朝着里屋摆放画案的位置走去。

“老爷!”中年男人走到画案处,忽然停下脚步,右脚向后退一步,弯腰躬身向画案后方之人行礼。

“嗯,是老赵啊!这一大清早的,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找我,出了什么事儿了?”听到有人向自己躬身施礼,站在画案里面的那人并未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是随口应和了一句,而握在手中的毛笔却依旧在宣纸上,上下翻飞着。

“回,回老爷,外面有个人他想要见……?”中年男人听到来人的问话,声音有些怯生生的小声说道。

“不见!”还未等中年男人的话音未落,便被站在画案里端的那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所打断,随即又顺势的将手中的毛笔扔到了砚台之上。刚才面无表情的老脸上,忽然间变得阴沉,露出了一丝不悦之情。

“这,这……”见来人神色变怒,一旁的中年男人不由的在心里打了个寒颤,拱手抱拳的双手,此时早已吓得满手是汗。

站在画案里端那人,将毛笔扔到砚台上后,随手端起了放在桌案一旁的茶杯,打开盖子,吹了吹茶杯漂浮着的茶叶,浅浅的喝了一口。

此时,一旁的中年男人,正紧咬着嘴唇,像是在心里暗自下定了什么决定似的,抢步上前,近身向画案里端那人的耳边凑去。

“噢?”在听到中年男人的一番耳语声之后,此时正一手端着茶杯的那人忽然眼中一亮,细密的小眼睛突然变得圆睁了起来,连手中的茶杯都差点不小心打翻在了地上。

等中年男人彻底把话说完之后,来人一手轻抚着自己稀疏花白的胡须,刚才圆睁着的眼睛又一次的眯缝了起来,表情凝重,用一种有些疑问的口气对中年男人说“你确定你没看错?”

听到来人问话,中年男人立刻后退一步,继续躬身说:“回老爷,绝不会错?”

“嗯!”听到中年男人的回答,来人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随后却又开始变得复杂深邃了起来,原本细小的眼睛又一次的眯缝了起来,双眼凝神举目远望,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人才从刚才的思索当中缓过神儿来,转头依旧用他那低沉沙哑的声音对着中年男人说,“让他到前厅等我!”

“是!”中年男人听闻来人所言之后,忽然心中一喜,像是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被稳稳的放下了一般,刚才紧张的心情全都一扫而空,开心的险些笑出声来,但却并未在脸上表露出来,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便躬身转身向屋外退去。

等中年男人退出门外,来人便又一次端起桌上的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水,随即便将茶杯放下,随手抄起倚靠在画案边上的一根镂空雕刻着龙头的木头拐杖,缓步的朝着屋外的方向走去。

穿过贯穿庭院中蜿蜒幽深的回廊,来人手持龙头拐棍,缓步走到前院的正厅门前。

却见,前院正厅之中,此时一身穿笔挺西装,衣着考究的中年男人正独坐在厅中一侧的椅子上,此时正用手把玩着左手无名指戴着的镶嵌着一颗巨大的蓝宝石戒指,神色悠然自得,已然一副像是回到自己家中一般,神情之中却无半点拘束。

来人走到正厅门前,并未直接进入,而是站在门前的梁柱后侧,举目观瞧着屋内所做之人,只是这不经意的一眼,便早已断定此人相貌,气度不凡,想来也定非善男信女之辈。

“老……”还没等一旁正站在门口的赵掌柜答言,来人便抬手打断了他下面的话,身子并未停顿,旁若无人的径直朝着屋内正中摆放的太师椅的位置走去,而刚才站在门外等候的赵掌柜也跟随着一同进入屋内。

屋内坐着的中年男人见屋外有人进来,只是抬眼一望,便又一次的低头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那枚戒指。

等来人缓步走向太师椅,落座之后,依旧端起了放在桌上的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一边用手端着茶杯,一手继续抚摸着花白的胡须,故作疑惑的对着坐在一旁的中年人开口问道:“我听手下的人说,你要找我?不知,所为何事啊?”

听闻屋内老者开口向自己问话,中年男人,这才停下继续把玩着的戒指,回过神来,抬眼转头望向端坐在太师椅上的老者。

望着中年男人脸上流露出的那种似笑非笑却又阴寒刺骨的表情,老者此时,也是不由得心中一寒,心中更是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但却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同样的用他那眯缝的眼睛望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等待中年男人的下文。

两人对望了许久,中年男人这才抢先收住了目光,却并未开口说话,而是从上衣口袋当中取出一个牛皮纸袋的信封,然后起身朝着老者所坐的位置走去。

见这个中年男人,向自己的老板身前走了过来,又恐对老板意图不轨,此时站在老者身后的赵掌柜抢步上前,双手张开,格挡住中年男人继续向前的意图。

中年男人来到赵掌柜面前,忽然脚步一顿,并未开口说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友善的笑容,而眼睛却眯缝着流露出一道骇人的精光,让人背后生寒。

见赵掌柜举动有些颇为紧张,老者抬手拨开了赵掌柜挡在自己身前的双手,有些责备的说:“老赵,不得无礼!”。

听闻老者所言,赵掌柜忽然神色一怔,转头看向身后的老者,老者向他微微点头,示意自己不必太过多虑,闻言,赵掌柜便再不阻拦,收手站回到老者身后。

中年男人见赵掌柜刚才的举动,暗自在心中冷哼了一声,却并未征求任何人的同意,便一屁股坐到了老者身旁的位置上。

见中年男人做出此番喧宾夺主之举动,老者脸上也并未动怒,只是仍旧端坐在椅子上,兀自的喝着茶杯里的茶水,双眼注视着中年男人,等待他接下来的举动。

而中年男人也并未向之前赵掌柜跟老者所言的那样,取出上次那个装着画轴的木头盒子,而是顺势将刚才从上衣口袋中取出的牛皮纸袋轻轻的拍到了桌子上,然后双眼直视着老者那细小的眼睛,一言不发。

老者见中年男人此时正举目望向自己,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放下手中托着的茶杯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牛皮纸袋翻看里面装着的东西。

老者用手抽出里面装的东西,发现牛皮纸袋里装着的,居然是一沓厚厚的照片,照片的样子看上去很新,很显然,这些照片拍摄的时间并不算长,而就当时的拍摄技术来说,这些照片拍的并不是很清晰,但还是可以从照片当中,清楚的辨认出,这些照片当中所拍摄的到底是件什么样的东西。

照片当中,拍摄的居然是一卷古老的画卷,从当时照片的拍摄技术上来看,是无法判断出照片当中这幅画卷具体的年代的,但是从照片中画卷的残破程度来看,却也不难判断这幅画卷所由来的时间一定不算短。

老者拿

《烽火烟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