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生不死》长生不死百度百科 女体化 长生不死BL

长生不死

婚恋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诗酒会春风原创的婚恋小说《长生不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谢天,陈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要帮助师兄重新修炼,就需要谢天用白胡子老头儿教授的办法来加工地草黄。而且,方便起见,自然是需要把师兄接来住的。所以,这件事,陈煜

|更新:2020-07-05 08:05: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诗酒会春风原创的婚恋小说《长生不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谢天,陈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要帮助师兄重新修炼,就需要谢天用白胡子老头儿教授的办法来加工地草黄。而且,方便起见,自然是需要把师兄接来住的。所以,这件事,陈煜

《长生不死》免费试读

要帮助师兄重新修炼,就需要谢天用白胡子老头儿教授的办法来加工地草黄。而且,方便起见,自然是需要把师兄接来住的。所以,这件事,陈煜要先跟一家之主谢天商量一下。

“家里实在是住不下了。”谢天委婉的拒绝了陈煜的想法,“而且那老头儿说了,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并非对你有用的方子,对你师兄也会有用。”

陈煜沉吟道,“这样啊……其实,我跟师兄住一起,姐姐跟夫君住一起,也是能住下的。至于方子……唉,万一能行呢。即便不行……”陈煜神色间闪过一抹哀伤,“以前师兄待我很好,看着她如此颓废下去,我心不安,能多少照顾一些,也是好的。至于需要的花费……我可以把镇子上的宅子卖了,总能换些银钱。等我考完武举,能不能考上武秀才,我都会回来帮着夫君赚钱补贴家用的。”说到此,陈煜眼眶微红,抓住了谢天的胳膊,略带哽咽的低声呢喃,“夫君,我……”

谢天暗暗叹气,点了点头,道,“行吧。但我还是觉得体质不同,用原来的方子,不会有用,没必要浪费银钱,万一适得其反更糟糕。倒不如等那白胡子老头儿再来,求告一番,拿个方子好了。”

陈煜想了想,道,“夫君所言极是,那谢谢夫君了,我立刻去三刀镇把师兄接来。”

谢天苦笑,“行吧,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你去了。”

“嗯嗯,夫君去忙吧。”

谢天离开家,在庄子里瞎溜达。其实他本来也没什么事情要忙,只是懒得跟陈煜去瞎折腾。一直来到村口一棵枯树下,谢天盘腿坐下,又想起昨夜遇到的那黑衣贼子和贼子手中的滚手刀。谢天轻声叹气,整个人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毫无一点儿精神。

昨夜里在无相境界中,他进行了很认真的推演和分析,最终确定:那滚手刀,杀不死自己。又一次没有了彻底安息的希望,谢天多少有些消沉。

可消沉又如何呢?总不能自杀吧——毕竟自杀之后,还是会重生,还是会从头再来。所以自杀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是在自找麻烦。

实在是闲着无聊,谢天便又去找庄里那几个小屁孩儿玩弹珠。刚走到半路,却见跟自己玩了几次弹珠的那个小屁孩儿家门口竟然站着不少人。走得近了,听众人议论,才知道那小屁孩儿的父亲竟然去世了。原来昨天夜里,那小孩儿父亲醉酒晚归,碰巧遇到了那贼子,竟然被贼子一刀砍了。

院落里传来小屁孩儿跟他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谢天也没有了玩儿的心情。再看院落里摆在一张草席上还未来得及收敛的那具死尸,谢天呆了呆,心中竟然生出一丝羡慕之情来。

闭上眼睛,一死百了。

真好啊。

人皆怕死,可谁又能知道,死了其实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自从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就再也不用去在意这人世间的纷纷扰扰了——在曾经的某个世界里,谢天曾经如此安慰一个即将身死之人,然后被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谢天至今还记得那人气急败坏的辱骂。如今想想,谢天竟是心生佩服。那人骂人的水平,实在是高。短短几分钟时间,竟然挨个问候了谢天的九族。最后大概是因为谢天看着他死时流露了太多羡慕的神情,以至于那人最终死不瞑目。

叹一口气,谢天又回了村口那棵枯树下,呆坐了许久,到了饭点儿才回家。陈煜还没有回来,家里吃饭的只有三个人。王氏给谢天盛了饭,又提及昨夜的凶险,自然唏嘘不已。周景衣斜眼看了看谢天,想到他舍身救命,心中自是感激。可想到谢天吓得哭的稀里哗啦的模样,又忍不住鄙夷。不过大概真的是快要习惯了自己男人的窝囊,以前周景衣会生气,现在却只是稍稍鄙夷罢了。

吃过饭不久,陈煜推着平板车回来了。她的师兄,盘腿坐在平板车上。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头发也梳理了。如今看来,倒也是干干净净。只是脸上那一道道乱糟糟的疤痕,让人多少有些触目惊心。身子更是瘦弱不堪,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

王氏和周景衣热情的跟陈煜的师兄打招呼。陈煜师兄却只是冷着脸,一言不发,任由陈煜将她抱进西间。让师兄在床沿上坐下,陈煜又给她倒了一杯水,这才出来,跟谢天三人道歉,“师兄最近些年受了不少苦,心境不太好。夫君、娘、姐姐,还望勿怪。”说罢,又从衣襟中取出一个沉甸甸的小布袋,递给谢天,“我把宅子卖了,地方太小,不是很值钱。”

谢天倒也不客气,接过钱袋,掂了掂,又看了看西间里坐在床沿上的陈煜师兄,随口问道,“你师兄,怎么称呼?”

“沈成君。”陈煜道。

“哦。”谢天应了一声,一副沉吟模样,拿着钱袋进了东间主卧。

上次见这沈成君,倒是没有特别去查看。如今仔细看来,怕是不好收拾。她比之陈煜变身稍早一些不说,双腿尽断,周身经脉自然有所缺失。想要彻底治愈,显然会很麻烦。

谢天不喜欢麻烦,想想就觉得心烦。有心不管不问吧,可家里多了这么一个一脸衰样的女子,会影响心情的,倒是不如赶紧帮她治好了,然后打发她滚蛋!

又掂了掂手中钱袋,谢天暗付:不知道钱够不够用。躺倒在床上,谢天开始思索着用哪种办法来救治沈成君。最好是又省钱又省事儿的。

陈煜是个细心之人,见谢天似有不快,心中也是压抑。她看得出来,谢天很不喜欢师兄沈成君,更不喜欢她留在这里。陈煜觉得自己把师兄带来,是有些过分了,心中自责,却又无奈。以前自己过得不好,倒也罢了。如今自己不仅有了家,还能够重新修炼了,若是再对师兄不管不问,陈煜良心不安。

没有选择,只能委屈夫君了。以后对夫君更好一些,也就是了。

周景衣给了陈煜一个眼神,两人走出家门,在庄子里散步。周景衣沉吟良久,才说道,“你觉得,大妞的师尊,会帮沈成君修炼吗?”

陈煜摇头,“我也不清楚,但……多少还是有些希望的吧。”

“万一……”

陈煜道,“姐姐,我知道,师兄就是个拖油瓶。我不该带她过来拖累咱家。只是……师兄对我极好……”

周景衣道,“我理解你的心思,你我相识多年,我知道你是心善之人。拖累之言,也不用提。你我情深义重,如今又是一家人。你的师兄,我自也不会嫌弃。将来即便她无法继续修行,但你我若是都考上了武秀才,家里日子,倒也过得。纵然考不上武秀才,有了一身修为,深山打猎,总也活的过去。我只是担心,你给了你师兄一个巨大的希望。如果这希望成为泡影,她是否还能经受得住再一次的打击。”

陈煜眉头紧蹙,脸上的愁容更甚。周景衣的担忧,她自也想过。叹一口气,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她的身子大不如前了,若是再任由她流落街头,怕是活不了几年的。”

周景衣看了看陈煜,也是叹气。

又走了一阵,周景衣忽然苦笑摇头。

陈煜问道,“怎么?”

“没什么,只是想起谢天昨夜里竟然吓哭了,我便有些哭笑不得。”周景衣道,“一个大男人,吓到腿软,可以理解,但是……吓哭……也太窝囊了吧。”

陈煜笑了一声,道,“我觉得挺好啊。”

“挺好?”

“你难道不觉得,他平日里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其实也挺……挺气人吗?”

周景衣愣了一下,想到了谢天在三刀镇被几个泼皮羞辱、被自己扇巴掌、被柳财扇巴掌时的画面。确实!当时的谢天,确实一直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欠揍”模样!又呆了呆,周景衣恍然大悟,道,“我说呢,之前揍他,总感觉有些不痛快。如今想来,你把一个人打了,那人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确实会很不痛快!”

陈煜忍着笑,道,“所以呢,想想夫君那家伙终于不再‘云淡风轻’,是不是也挺好啊。”

周景衣大笑,“确实挺好。”又想到谢天帮自己挡刀的事情,周景衣又是一阵唏嘘。那个窝囊废,都吓哭了,竟然还要给自己挡刀……

不经意的甩甩头,周景衣把脑海中谢天的讨厌模样甩出去,又道,“修炼的如何了?”

“过两天,大概就可以专心武技了。”陈煜道,“有圆舞刀法,又有改良的兵刃,想来拿个武秀才,应该不难。虽然真气稍微弱了一些。”

周景衣道,“怕是没那么容易,最近些年,昭阳县内,可是人才辈出。不说各大门派,单单是一些宗族武生和散修之中,便有几个高手。”说到此,周景衣稍微犹豫了一下,又道,“我们身边,便有一个强敌。”

陈煜一愣,道,“强敌?噢,你说大妞?”

周景衣点头道,“她的师尊,绝不简单!要知道,古往今来,还从未听闻修炼失败之后能再次修炼的。而那位白胡子老先生,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这个万古难题!名师出高徒啊——而且,大妞的师尊,于你我有恩。莫说咱们未必打得过大妞,纵然打得过,真的好下手吗?”

“这个……”陈煜苦笑,“其实……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想,小时候的梦想,真的重要吗?武秀才,真的有必要非要争取吗?”高举着胳膊,仿佛要拥抱着山乡田野。陈煜又道,“武道崎岖,未必有在这山野乡间自由自在的生活来的痛快。”

周景衣却摇头道,“你我想法,大有不同啊。”微微一笑,周景衣道,“

《长生不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