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高安兰坊 GV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全文无弹窗阅读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

宫斗连载中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为弥砂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行。”一直像个木偶一样被人摆弄的甘茗絮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姑奶奶,万一你迟到,惹恼了府尹,怎么办?”琴妈妈急得一头的汗

|更新:2020-07-25 08:06: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为弥砂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行。”一直像个木偶一样被人摆弄的甘茗絮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姑奶奶,万一你迟到,惹恼了府尹,怎么办?”琴妈妈急得一头的汗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免费试读

“不行。”一直像个木偶一样被人摆弄的甘茗絮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姑奶奶,万一你迟到,惹恼了府尹,怎么办?”琴妈妈急得一头的汗,而甘茗絮却冷笑一声,说道:“迟了就不去了,惹恼了最好。”

琴妈妈便不再讲话,见甘茗絮已经装扮好,便立即派人送她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琴妈妈急得原地打转,现在才出门,按照平时的速度也只能刚巧赶上,只是谁知道路上会不会出什么事儿。琴妈妈转了几圈,突然眼睛一亮,对旁边的一个歌姬说:“看见锦衣了吗?”

“锦衣?她早就跑出去玩了。”

“天呐。”琴妈妈大叫。

厉绰吃完饭便走了,厉翔也出去闲逛,唯独厉继没有出门,送婉娘回了房间。

“继儿,你也去吧。”

“不,儿子留下来陪娘。”

“我一个老婆子有什么好陪的。你去外面玩吧,最好也能找个姑娘回来。”

“娘!”

“呵呵,还不好意思了。”婉娘慈爱的笑着,“娘也没什么要求,只要是个好姑娘就成。”

婉娘如今已有四十,但仍是风韵尤存,只是现在她最关心的不再是厉南天,而是她的两个儿子。

“娘。”

“去吧,娘要休息了。”

“是。”厉继听了婉娘的话,离开了厉家。

厉继是一个不解风情,也不知怜香惜玉的人,曾经也有姑娘向他扔了个同心结,可他就这样走了过去,任由这同心结掉在地上。

厉继与人群一直是格格不入的,但是今天,他还是随着人流,来到了朝天门。

花市灯如昼。

朝天门上也挂满了灯,使那栋原本冰冷的建筑也镀上了一层温暖的色泽。

已经是戌时三刻了,仍是不见甘茗絮的马车,而此时,在朝天门的城楼上,出现了一个紫色的身影,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元夕。

众人沉浸在惊异,却又很快地超脱了出来——甘茗絮的马车终于来了。

那是一辆大马车,共有三匹骏马拉着,车厢没有车壁,只有四面水蓝色的薄纱轻轻软软地随风飘着,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甘茗絮身上那件水蓝色的薄纱外衣。

突然,天上飘下一阵紫色的花语,随之而来的是扑鼻的幽香,众人只当是那花雨是一个背景,但仍在它创造的浪漫氛围中迷失。

这花雨是兰花花雨。

人群中的赛冰冰伸手接住了一朵兰花,惊奇地叫着:“是春兰,居然是春兰!”

“春兰?”一旁的厉翊立刻看向赛冰冰手心里的花。

的确是春兰,不是夏兰。夏兰就是蕙兰,夏兰的花瓣比春兰的长,这可以很好的区分两者。

“真的是春兰。”厉翊喃喃道。

“是啊,可是现在是夏天啊,也不知是哪儿来的春兰。”

厉翊面无表情,只是抬头看着这纷纷飘落的花雨。

厉翊知道这春兰是哪里来的。这整个临安府,也只有兰坊的子契姑娘可以将春兰在这个季节养出花来,而且今天早上,子契就在剪下兰花。据厉翊所知,子契是很爱兰花的,她千辛万苦在这炎炎夏日让春兰开花,难道就是为了今日的一场花雨而已吗?到底是什么原因,竟能让她花这么打的代价。

厉翊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却被一阵马喑声拉回思绪。

一个极高却身形极瘦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那人面容白净,留着两撇八字胡,模样倒是俊美,只是一只眼睛用东西遮着,可见已经瞎了。他就这样站在了马车的面前,将马车拦住,方才的马喑也是因为他。

“别挡道!”护送马车的都是府尹的人,都是府尹府中的护院,各个凶神恶煞。那男子没有被护院吓退,而是开口对甘茗絮说起了话。

“甘姑娘,你可能不认识我,我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吴,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穷书生,但是我已经爱慕甘姑娘多年,今日终于鼓足勇气向甘姑娘表明心意,还望甘姑娘可以出来一见。”

“滚滚滚!”那些护院冲上来赶人了,车内却是一阵沉默。甘茗絮静默地坐在车里,淡漠地看着那个自称姓吴的书生被那些护院驾着离开。

“甘姑娘!甘姑娘!”那吴姓书生见甘茗絮不理自己,不顾自己被人拖着走,只是一直对甘茗絮说:“甘姑娘,这阵花雨是我为你准备的,我还有别的礼物,希望姑娘出来一见。”

甘茗絮垂下眼睑,然后轻启朱唇:“放开他。”

包括那两个,所有人都是一怔。

“甘姑娘……”护院们有些为难。

“放开他。”甘茗絮又说了一遍,语气还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甘茗絮从马车里走了出来,风卷起她水蓝色的裙摆,映衬着天幕的深蓝。

“甘姑娘。”吴姓书生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她,然后朝着朝天门城楼上的元夕大喊:“元夕姑娘,拜托你了!”

终于,人们才重新想起了朝天门上的元夕。

甘茗絮转身,看向站在那高高的城楼上,那如冰凌一般的女子,想着她会代替那书生给她什么样的礼物。

一幅巨大的刺绣。城楼上的元夕将双臂完全打开,才能刚好的将这幅刺绣铺展开来,而这刺绣也一直延伸到半个城楼的高度。那幅巨大的刺绣上什么也没绣,只绣了一首词,准确来说只有那首词的下阙。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只有《青玉案元夕》的下半阙,不过仅这半阙足以,因为这首词只有下半阙是情诗。可巧不巧,这首词的名字与绣这幅刺绣的绣女是同一个名字——元夕。

就在众人还沉浸在这精美的刺绣中时,那位吴姓书生又开始说话了。

“甘姑娘,吴某不才,效仿二十一年前的那段佳话,不知姑娘可否接受我的心意?”

二十一年前的那段佳话。

二十一年前,知音阁并没有现在那么红火,这个临安府最红火的是一家名叫歌舞林的歌舞坊,那里的姑娘各个能歌善舞,不像现在知音阁的歌姬,不跳舞,只唱歌,使跳舞单单成了青楼女子的营生。

那时的临安第一美人便是歌舞林的头牌歌舞姬——虞兰。

二十一年前的七夕,虞兰乘着马车去赴约,路上却下起了春兰花雨,随后,便有一神秘公子向虞兰表明心意,当时念的也是《青玉案元夕》这首诗的下半阙,如今看来,这位吴姓书生要大手笔的多。只是二十一年前念那首词是因为虞兰和那位神秘公子相遇在元夕,一切真有那首词所描绘的感觉。而二十一年后,再次出现这首《青玉案元夕》却显得那位吴姓公子是为了效仿而效仿。

二十一年前的那段佳话,流传至今的只有虞兰这一个名字,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以及故事的结局都已成迷,但是这段佳话就因为这些未知而更令人向往,传唱至今。

“对不起,吴公子,茗絮心有所属。”甘茗絮说完之后,不给吴姓公子说话的机会,只问旁边的护院道:“如今什么时辰了?”

护院知道甘茗絮想问什么,便直接回答说:“甘姑娘,怕是来不及了。”

“那好,回知音阁。”甘茗絮说完就回了知音阁,而周围的护院都惊愕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几年来,这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让他们措手不及。

“回知音阁。”甘茗絮的声音再次响起,护眼们互看一眼,找了个人去回禀府尹,其余人原路返回,送甘茗絮回知音阁。

已是戌时七刻,西湖上的画舫已经坐满了府尹请来的客人,照厉绰的说法,都是一些达官显贵。

可是甘茗絮还是没有来,这让府尹很是恼火,但却不能表现出来。直到一个护院前来禀报,说是甘茗絮打道回府了。府尹当场发作,大叫道:“区区一个歌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若没有我捧着,她连个屁都不是,居然敢放本官的鸽子,我看她是不想活了!”

府尹这么一喊,原先不知道事情的客人们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日后,这件事就成了府尹大人的一个笑话,当然这是后话。在那个场景下,在场的客人们自然都是说着甘茗絮的不是来讨好府尹大人。

府尹灌了好几杯酒,终于将那股气暂时咽下。

“去叫几个歌姬还有青楼的姑娘们来!”府尹大人为了维护面子,又下了吩咐。而就在这时,突然从画舫外传来一阵哀婉的乐声。

众人寻声望去,看见画舫之外,那片平静的湖面上,站着一个穿着紫色舞服的女子,只可惜她带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也有客人走出画舫环顾四周,却也怎么都找不到那阵乐声的来源。

湖面上的那个紫衣女子就随着那不知何处而来的乐声翩翩起舞,动作柔而哀,却又惹人疼惜。她的口中还吟唱着一首诗:

“夜静弦声响碧空,宫商信任往来风。

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这是唐代高骈的《风筝》,与这七夕并不相关。在场所有的人都呆呆地看着这莫名而来的舞女,不知今夕是何年。

那舞女的舞蹈很短,当乐声接近尾声,湖面上也下起了春兰花雨,众人的目光便被那花雨吸引,当众人再看向那湖面时,那紫衣舞女已经消失不见了。

朝天门前因为甘茗絮的离开而重新人潮涌动,那个吴姓书生也在人潮中失去了踪迹,唯有朝天门城楼上那为他人做嫁衣的元夕姑娘在一切谢幕后默默地收起了那幅巨幅的刺绣,慢慢地走下了朝天门。

人海中格格不入的厉继的目光锁定在了人海中同样格格不入的她,不知不觉,厉继便跟在了元夕的后面。

元夕只是抱着那折叠好的刺绣回梦楼,慢慢地

《兰坊佳人:杠上厉家四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