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佛系谋反》重生之谋反 Mary 重生之佛系谋反主角是萧联,王奚的小说

重生之佛系谋反

古代言情连载中

校书郎沈渔新书《重生之佛系谋反》由校书郎沈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萧联,王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一日,下了好大一场雪,如鹅毛,似扯絮,宫殿积雪,宫柳裹霜,在江南很是罕见。 常山公主萧妙契携众位友伴贵主在东宫隐湖边上赏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7 16:05: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校书郎沈渔新书《重生之佛系谋反》由校书郎沈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萧联,王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一日,下了好大一场雪,如鹅毛,似扯絮,宫殿积雪,宫柳裹霜,在江南很是罕见。 常山公主萧妙契携众位友伴贵主在东宫隐湖边上赏雪。

《重生之佛系谋反》免费试读

这一日,下了好大一场雪,如鹅毛,似扯絮,宫殿积雪,宫柳裹霜,在江南很是罕见。

常山公主萧妙契携众位友伴贵主在东宫隐湖边上赏雪。

元日节将至,本该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但这岁因豫章王丧事,皇帝命宗室勋贵之家停止宴乐嫁娶。女孩们也被拘束住,闲来无事,只能赏雪清谈。

萧妙契头戴雪貂帽,穿着猩猩红羽缎白狐里的披风,衬得肤光胜雪。她凤眼琼鼻,樱桃小口,好个美貌娇矜、仪度不凡的皇家贵女。

王奚霭头戴昭君套,身着白狐袍,不掩体态婀娜。她面庞妍丽,行止间艳光四射,已有妙龄女子气质。

何玉暇光着头,发上金钗闪耀,皮肤被风吹的粉白。一张圆润小脸上,杏眼圆睁,鼻子挺翘,双唇丰润,嘴角一颗小小黑痣,说笑间露出洁白贝齿。她浑不怕冷,只围了风领,配着赤狐裘大氅行止间甚是活泼夺目。

夏侯笼华身量高挑,穿着灰貂碧缎披风,戴着灰貂镶边的观音兜,显得面孔如冰雕玉琢。她五官不甚夺目,只极端正,双眉修长,双眸明亮,鼻端正利落如玉雕,唇红齿白,有忘尘脱俗之感。

女孩们花团锦簇、兰薰桂馥,看雪落湖面,宫柳银装,红梅素裹。彼此说笑不停,叽叽喳喳,直把冬日冷宫变成了闹春庙会。

远远的望见另有一行人踏雪而来,是四五十个宫奴簇拥着几位东宫公爵。他们清一色锦衣轻裘,端坐在羔皮坐舆上,也是来游园赏雪。见女孩们聚在赏雪亭,便来相会。坐舆停下,有宫奴铺下避雪毡,又有宫奴擎着华盖大伞护他们走进亭中。

妙契笑问兄弟:“你们怎么也拘在宫里?没出去逛逛?”

临城公萧联微笑说:“去豫章王府上祭之人络绎不绝,将台城永福省堵个水泄不通,连带东宫门口街道也被堵住了,去哪里都不方便。”

萧联笑对众女孩:“难为你们竟挤的进来。”

萧联挺拔俊秀,与萧妙契同胞,自有几分相似,俱是如玉肤色,圆润面庞丹凤眼,只是萧联长眉入鬓,嘴更阔些,再加上周身的温润气度,好似芝兰玉树,观之让人如沐春风。

小何氏粲然嚷道:“公主召人解闷,谁敢不至?”

萧联的视线落在王奚霭身上,温和笑问:“有好一阵子未见奚霭表妹,表妹是几时来的?”

萧妙契快语道:“奚霭表姐昨日就进宫了,随我住在母妃处,你竟不知?”

萧联笑笑不答,又问王奚霭近日在读什么书。

王奚霭微笑说:“除了陪母亲读经,便是把楚辞又多看了几遍。”

萧联柔声道:“你本就娇弱,还是少看些哀凄之作为好,像《列子》之类也很耐看。”

笼华看眼前几位东宫皇孙,忽然想起了母亲所说的婚姻大事。

京中子弟大多浮华,有参禅修道荒诞不经者,有好风花雪月姬妾成群者,更有骄奢淫逸劣迹斑斑者。东宫皇孙大多文雅,有少年君子之名,何况还有王公之爵,京中高门无不企望召为东床。

未婚适龄的三位皇孙,当阳公萧沁十七岁,据说已私下订婚,恰遇豫章王丧事,不得已仪式推迟。

临城公萧联与皇太孙萧器、常山公主萧妙契是一母同胞,俱是太子妃所出。如今十六岁,容貌出众,风度若仙,为人又亲和,无人不爱。只因幼年被道士卜卦说当晚婚,太子妃因此婉拒众多求婚者。

安陆公萧钧刚十二岁,嗜好读书,写的一笔好字,上门议婚者也甚是多。

笼华暗道母亲天真,东宫哪里有三位皇子适婚,明明只有一个萧联,却有无数双倾慕的眼睛盯着。而萧联的眼里却只有王奚霭。

王奚霭出身门阀琅琊王氏,也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是太子妃胞兄之女。幼年时道士卜卦,说其命格贵不可言。女子命格贵不可言便是后妃。当时,皇太子还是皇长子萧统,皇太孙即豫章王萧欢与她年龄过于悬殊。于是,王氏家长承诺待女儿长成便嫁予皇太孙为侧妃。

谁知世事难料,没一年,皇长子落水而亡,皇三子晋安王成为新任太子。固然,皇太子、皇太孙对王氏贵女身份并无忌讳,然而门阀宗室为避嫌,哪里还敢向王氏求婚。所有人都默认,王奚霭早晚是要嫁与皇太孙萧器为侧妃。

只未想几个少年玩伴耳鬓厮磨长大,萧联对王奚霭暗生情愫。家长们固然也看出两个孩子和睦,只是王奚霭命格殊贵,萧联身为皇子皇孙,同样身份特殊,哪里有人敢为说合。

行走宫廷的女孩们耳濡目染,再加上亲长说教,都颇懂察言观色、人情世故。模模糊糊看得出二人情谊,懵懵懂懂有几分羡慕,知道二人终是不能结合,又蠢蠢欲动对萧联有些非分之想。

笼华也不能说不喜欢萧联,那样漂亮谦和的少年王公,谁不喜欢呢。只是,她觉得他不是她的夫君。那么他的夫君又该是谁呢。萧黯的样子陡然出现在脑中,笼华如对瘟神,赶快驱走。懊恼的想,嫁谁都不能嫁那疯贼。

再一看萧联那张俏脸,心想,嫁他还不如嫁萧联。偏巧萧联这时也朝她看了一眼,四目相对,萧联温和点头,笼华的脸倒羞红了。幸亏小何氏过来挎着她胳膊说笑,掩饰了过去。

笼华回家路上拥堵,车马出城很是缓慢,直过了津阳门才好些。

笼华到家先去向谢太夫人请安,不走运的是,谢太夫人今天去了豫章王府上祭,年纪大的人参加葬礼后心情都不大好。于是,对笼华一通横挑鼻子竖挑眼。教训完,为示不偏不倚,又留她晚饭。

笼华不得不低眉顺眼的与两位堂姐妹端着架子进餐。

餐后,谢夫人又让侍女燃起佛香,命她们姐妹抄经练字。

谢太夫人夸笼华堂姐夏侯瑞冬笔力端庄,信心清净。又夸她堂妹青蕊心无旁骛,思无邪。再看几眼笼华,嘴角下撇,说她左一笔轻飘,右一笔锋利,心性无定,毫无章法。

笼华低眉顺眼的认错。这涅槃经她早已烂熟于心,信笔游走,疏忽了姿态架子,竟又被抓住过错。

笼华慢腾腾抄写,开始心猿意马,她再度想起萧联,如果她嫁给萧联,成为天子亲眷,届时不知祖母还有什么身份脸面管教她。

夏侯谊和夏侯埙兄弟来向谢太夫人请安说话。自皇帝命停了宴乐,他们兄弟无事应酬,每日早早回府。

姐妹三个向长辈问安行礼毕,仍在内室抄经。

笼华耳目警醒,听堂内夏侯谊兄弟向谢太夫人说起在东宫皇太子处听闻的一桩奇事。

豫章王薨逝之时,其弟永新侯萧黯正在身旁,回京后,他竟诉告御前,声称豫章王是被人谋害而死。今日,圣上已下秘旨立案。命尚书右仆射何敬容会同大理寺卿贺琛彻查此事。

那边谢夫人问:“此事重大,圣上可让皇太子居中主审?”

夏侯谊说:“正是这奇怪呢,圣上竟是命门下侍中建昌侯谢举牵头主审,母亲说,圣上这是何意?是不是疑心……”夏侯谊似乎话未说完,却也不再说下去。

谢太夫人在那边沉默良久才说:“门下侍中主审,或许是因事涉内侍监。皇宫大内之事,皇太子不参与是好事……”

再听不到其他话,笼华又不由自主的想起萧黯,他那日疯言疯语说他从江州回来就让金华宫娘娘来夏侯府议婚,未想却遭遇其长兄薨逝。又想,不知谁人这么狂悖大胆,竟敢谋害皇孙郡王。

笼华一番胡思乱想,字自然写的更无规矩了,被谢太夫人一通责备后闷闷的回了东府。

《重生之佛系谋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