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风悲歌赋》大风赋 H文 大风悲歌赋小说完结版

大风悲歌赋

武侠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风悲歌赋》是东楼春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文晖,花罡,书中主要讲述了: 花罡雨淡声向那颀长人影道:“‘无双一枪’赵文晖,我早猜到是你,呵呵,一别十五年,本以为你武功丝毫没有长进,不想这三脚猫的‘换脉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9 12:10:4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风悲歌赋》是东楼春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文晖,花罡,书中主要讲述了: 花罡雨淡声向那颀长人影道:“‘无双一枪’赵文晖,我早猜到是你,呵呵,一别十五年,本以为你武功丝毫没有长进,不想这三脚猫的‘换脉诀

《大风悲歌赋》免费试读

花罡雨淡声向那颀长人影道:“‘无双一枪’赵文晖,我早猜到是你,呵呵,一别十五年,本以为你武功丝毫没有长进,不想这三脚猫的‘换脉诀’倒是用的不错,但是你的‘常胜功’呢?传说是你们赵家赵子龙所独创的神妙内功,你能拿得上台面吗?赵文晖啊,你看看你的儿子,看看你的奴才,哪一个不是废物,哪一个是我的对手?你夺走了我至爱的东西,这是报应!哈哈哈,报应!”

一双雕镂着精致纹路的虎头快靴,在两只健硕有力腿肌的引领下,抬起,落下,慢条斯理的踱步,脚步一攒在花罡雨五尺开外顿下。

随后一个清冷的嗓音,极平淡的开腔:“哈哈,小可与花兄阔别十五年来,想念之甚,简直度日如年啊!”缓下语锋,吐纳呼吸,瞳仁逐一扫过归云,赵二叔,凌云寺五名骑士,查大成,钟大言,店小二,白掌柜,或横或竖的尸首,面无表情,浓眸微阖,浅浅接道,“没想到襄阳城的小小酒肆竟是这般卧虎藏龙之地,凌云寺的高僧高徒,贵帮的帮主帮众,呵呵,还有我赵家不成器的下人和儿子,一个不差的全部到齐了,哈哈,好,好得很啊!”

花罡雨收颜敛色,冷声回讽道:“可惜都是死人了,无论是你赵家的,还是凌云寺的,还是我连云帮中的忤逆不道之人,都死了。”

赵文晖淡淡一笑,笑音之中已有了杀意,瞳光淡淡自赵襄面庞划过,说道:“可惜,我这不成器的儿子还活着,花兄你失言了。花兄说小可武功不济,小可不敢置喙分辨,但花兄刚刚和小可之子走了三十八招,似乎也不能将他置之死地,呵呵,看不出花兄竟是这般宅心独厚,若这位凌云寺的大师尚在,必也会自愧不如了!”

花罡雨折扇一张,身姿浅移,将赵襄恶狠狠的剜了一眼,心道:“若不是赵文晖你这龟孙子用‘换脉诀’远远Cao控小子**,为他输送功力,休说是三十八招,只一招就算十个赵襄站在老爷我的面前也要做了我的掌下亡魂。”

口中却不动声色回敬道:“赵兄的公子都这般厉害,想来小弟必是眼拙的很了,这便来领教赵兄的高招!”

人如寒冰,铮铮溢出怖人阴气,赵襄只见花罡雨在足尖借力点地之声中,已如鬼魅般闪现到离赵文晖不盈数寸处,手中精致百骨折扇,携风带劲向赵文晖狠狠劈下。

赵襄唇口大张,长声呼喊:“父亲小心!”

赵文晖却连眼皮也未抬一下,神悠气闲,白皙右掌逆着花罡雨虎虎扇风横挥而出,这一掌看似平淡无奇,但其中变招威力却刚猛无穷,若是遇见势在必得的敌人必然一击而毙,赵文晖这一掌之力正是“赵家拳法”的传神所在。

花罡雨的扇柄只与赵文晖的拳劲互击一合,便急急拉回,他身形向后一闪,落在五尺外稳稳站定,百骨折扇潇洒一展,顿时灰飞烟灭,竟成了一堆纸屑与木渣。

心中一惊,愣愣眄了赵文晖一眼,想道:“这家伙的‘常胜功’足足有了七层功力,十五年前他虽不是我的对手,今日如若他要取我性命,只怕不过是举手投足般简单的事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看看赵文晖是怎样的想法!”扬声一阵大笑,举手抛去破碎的折扇,躬身拱手道:“赵兄的‘常胜功’果然了得,小弟甘拜下风。”

赵文晖回以一笑,脸上却丝毫看不出阴晴喜怒:“素闻花兄‘易水寒’掌法独步天下,甚是了得,十五年前黄山之约花兄于这门掌法只是初窥门径,小可的‘常胜功’那时也是粗浅的很,今日有缘再会,小可的‘常胜功’已略略有了些长进,想来花兄的‘易水寒’必以大成,当世之中少有敌手了,小可今日便要领教则个。”

腰悬古剑出鞘,亮汪汪如一道破天闪电,御风滚雷般向花罡雨汹涌而来,剑颠乱颤如梨,自虚空穿过之后,似玉的剑尖之上,零落下点点血粒,虎头快靴旁侧,一条涓涓的血线自上流下,无力的哭诉。

花罡雨左肩的琵琶骨便是被这剑刺穿。

“花罡雨,你害我爱子自幼身体孱弱,为隐忍你这‘易水寒’寒毒,十五年来生不能生,死不能死,今日我也要你尝尝这般滋味!”

剑如新月,反手一挽,寒芒四射,向花罡雨右肩琵琶骨刺来。

“哈哈,赵文晖这厮果然歹毒,明明知我这一身功夫全在一双肉掌之上,却偏要来废我双肩琵琶骨,使我一身功夫无处施展。哈哈,我花某这一身武艺没有也就罢了,可放眼望去,江湖之上哪里没有我连云帮的仇家?哪里没有我花罡雨的仇家?这般来折磨摧残我花罡雨的性命身价,哼!就算拼他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也要拼上一拼!”花罡雨只觉左肩琵琶骨上脉络Xue位逐渐麻痹,如决堤山洪般的疼痛也随即而来,又见赵文晖剑诀削来,身形向后歪过半步,右掌迎赵文晖古剑猛然击出,只见一股无形寒力破掌而出,竟使赵文晖携有极强“常胜功”内劲的长剑顿了一顿。

“好一招‘渐离刺秦’,花兄可不要走神,快来接小可的这一招!”劲力发自腕门,腕门劲力走向一变,四尺多长的古剑亦随之一变,如灵蛇般游走过花罡雨掌力凝结的气痂,向其右肩“肩井”Xue袭来。

花罡雨左肩血流如注,白衫由殷红血色浸透,已慢慢黯淡沉淀。

他抬头张口大笑,奋身向赵文晖长剑扑来,赵文晖微微一愣,只怕花罡雨另有阴谋,长剑剑速在无形间慢下一分。

花罡雨借这稍纵即逝良机,向左疾掠,身形一晃,如隼的五指已稳稳抓住在一旁如坠五里雾中睁眼观战的赵襄。

“如获至宝!老子的命保住了!”心中不免升起一丝沾沾自喜的情绪,花罡雨咬牙忍痛,向举剑欲攻的赵文晖得意道:“赵文晖这可是你宝贝的亲儿子,你再向前一步,我便将你的儿子一掌毙了。”

“荒唐!我赵文晖如何会受你这等鼠辈要挟?”赵文晖厉声大喝,剑光簇动,真力宛若钱塘浪潮,一波接一波,生生不息,汹涌而出。

花罡雨冷声一哼,怪声道:“好啊!赵文晖!咱们就来比比,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掌快!”五指并掌,十数载修炼寒力尽数在掌面运走数匝,奔腾下落,来破赵襄头顶“百会”要Xue,这一掌之迅捷、刚猛,丝毫不下赵文晖递纵出的剑招。

“鼠辈!”

半息,花罡雨的右掌几乎已正正击中了赵襄暴露在外,无丝毫真元保护的“百会”死Xue。

一息,一道凄美的血花随着赵文晖古剑挥动出的弧度肆意撒出,花罡雨只觉自己十数年来一如钢铁的手掌在霎那间,无比凉爽。

眨眼,五指指节带着大抹殷红与白皙的肉掌干脆的分离,花罡雨的双掌与一身傲视群雄绝伦武功,弹指间,无痕湮灭。

《大风悲歌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