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蛇君的傲世狂妃 小说TXT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同志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的小说,是作者妖蔚清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羲和公主打完那一个耳光就后悔了。卫闲庭长这么大,

|更新:2021-01-18 06:02: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的小说,是作者妖蔚清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羲和公主打完那一个耳光就后悔了。卫闲庭长这么大,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免费试读

羲和公主打完那一个耳光就后悔了。卫闲庭长这么大,无论犯了多大的错,羲和公主都没有打过他,她想看看卫闲庭脸上的伤,可是那孩子不看她,她知道这是卫闲庭在和她置气呢,她有心说句软话,又怕他看到希望真的把江山拱手让人。

“你好好想想吧,阿姐也知道你不愿意,但是谁让咱们姐弟姓卫呢。”羲和公主决定让他自己慢慢想,这种事谁都帮不了他。

她转身离开房间,在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卫闲庭,他穿着雪白的中衣靠坐在床上,身子骨异常的单薄,羲和公主心里一疼。这还是个孩子呢,她想。

谁都没想到,卫闲庭这一独处,就“独”出了问题。

他把伺候他的宫人全部赶出了寝殿,日常三餐和汤药全部放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走入寝殿。现在整个皇宫除了羲和公主就是他最大,他说什么,宫人都不敢反抗。

“殿下,七殿下的身体刚有起色,这样做对他的身体恢复没有益处啊。”陈太医本来是要去给卫闲庭请脉的,可惜还没见到寝殿门,在院门口就被拦了下来,一众人站在那,相视苦笑。他没办法,只有来找羲和公主。

“随他去吧。”羲和公主头疼的说,她当天得到消息就去找了卫闲庭,可是对方连她都不见,她苦劝无用,只好命令宫人时刻注意里面的动静,卫闲庭犯起倔来,谁劝的都不听。

羲和公主再次出现在政事堂的时候,诸位大臣的脸色虽然没什么变化,可是看着她的眼神微妙了不少。连带着投到商润身上的目光都不太一样了。

商润有心做纯臣,可是谁让最后是他女儿的孩子坐了皇位呢。商润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显然对羲和公主的出现也不太满意。

“殿下,老臣斗胆,敢问七殿下现在何处?”陈章上前一步,问道。

羲和公主在上首坐下,开玩笑似的说:“七殿下刚刚苏醒,身体还有些虚弱来不了,让本宫代为处理政事,过几天他好了自然就来了。”

陈章却好像不满意她的回答,继续说道:“老臣再次斗胆,外面都在传言七殿下并不想接这个皇位,现在人心惶惶,还望公主殿下能及时安抚人心。”

他嘴上说着让羲和公主安抚人心,其实巴不得羲和公主不解释,就把卫闲庭拒绝登基的消息散的天下皆知。

羲和公主笑容不变,然而笑意却不达眼底,凤眸微微眯起,紧紧盯着陈章。

她知道陈章是什么意思,现在大宁江山不稳,邺王虎视眈眈,所有人都担心邺王突然杀过来之后丢官丢命,就陈章最安全。

他的嫡长女嫁给了邺王做正妃,他的嫡长子手握重军,驻守在英州,现在就属他最希望邺王马上杀过来。羲和公主觉得当年宁武帝把陈章的嫡长子送到邺王手里的行为蠢透了,她的父皇真是每天都在作死的路上前进不止,死后还要祸害子女。

羲和公主脊背挺直,用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章,微笑着问:“陈中书是在哪里听到的消息?哪个乱嚼舌头的宫人传出的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本宫知道了,定要绞了他的舌头!您是辅佐先帝的老臣了,本宫相信您是关心则乱,并不是真的相信谣言。”

羲和公主久居深宫,除了几则不知真假的传闻,没人知道她到底是怎样的人。可如今她三言两语连敲带打,还不落了陈章的面子,陈章要是再继续逼问下去,众大臣相信,羲和公主眼睛里的警告就会变成罪名落在陈章身上。

可惜她不是男儿身,人们在她身上隐隐看到了她祖父的风采。

“今天要处理的事都在哪呢?”羲和公主也不管陈章的心情,没给他请罪的机会,直接看着政事堂的其他人说:“别耽误时间了。”

众人纷飞会意,一一上前禀报。

也许是上苍可怜大宁,这个摇摇欲坠的王朝在国丧期间没什么天灾人祸发生,大大减轻了羲和公主的压力。

她快速处理好今日的事务,扶着柳绿的手准备回后宫,临走之前温和的说道:“国丧期间,劳累诸位在衙门宿舍住宿斋戒,今日事情少,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

众人谢恩恭送羲和公主,只商润在羲和公主出门之后,跟着羲和公主慢悠悠的先离开了。

距离政事堂大概二十步左右的时候,他叫住羲和公主:“殿下请留步。”

羲和公主闻言止住脚步,转身问道:“尚书令有事?”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祖孙情谊,除了血缘关系之外,他们可能就比陌生人熟络那么一点。曾经在宫里最艰苦的时候,羲和公主期盼过商润的帮助,再后来,她已经不需要了。

“礼部尚书让老臣代为询问一下,登基大典除了按祖制之外,还有什么要求?”商润行礼问道。

羲和公主想了想,说:“国库不丰,登基大典从简吧,相信七殿下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她转身要走,商润看着她苍白消瘦的脸颊,突然说道:“国丧事务繁重,还请殿下保重身体。”

面对外祖父突如其来的关心,羲和公主突然有点手足无措,她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应对,最后只得干巴巴的说了一句:“尚书令好意,本宫记下了。”随后匆匆离开。

卫闲庭眼神空洞的看着床顶发呆。突如其来听到宁武帝宾天的消息,他心里竟然一点悲痛之意都没有,甚至隐隐还有那么一丝放松:终于死了啊。

卫君正在他十二年的人生中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卫君正活着的时候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死后却想让他继承这个千疮百孔的江山。

“凭什么啊。”卫闲庭烦躁的扯过被子蒙在自己头上。

他出生的时候商贵妃的精神就已经不正常了,在他有记忆的时候,商贵妃就照顾他就不假他人之手,那时候他的母妃总是神经兮兮的对他说:“有人要害我们。”

他幼年的记忆充满各种或者烫口或者冰凉的食物和商贵妃用力到窒息的拥抱,有几次他甚至怀疑商贵妃其实是想勒死他。

后来商贵妃死了。她死的时候瘦的几乎脱形,两颊凹陷看着像骷髅,那时候卫闲庭不懂什么是死别,只记得母妃吓人的模样,在她走了之后,做了几夜噩梦,睡不安慰,是羲和公主抱着他,拍着他的背哄他再次入睡。

他的记忆里只有胞姐,他们在宫里缺衣少食的时候,是胞姐把自己的食物留给他,他在宫里背卫明他们欺负的时候,是胞姐替他出气,皇子启蒙没有他的时候,是胞姐替他着急。

他需要卫君正的时候,卫君正从没出现过。

“我除了姓卫,和这个江山有什么关系吗!我才不管!”卫闲庭咬着被角,自言自语的说。

出灵那日,卫闲庭依然没有出现,羲和公主无视众人打量的目光,镇定的将宁武帝的棺椁送入玉璧山皇陵。

第二十七日,卫闲庭还是没有从寝殿出来的迹象。礼部尚书愁眉苦脸的拜见羲和公主,为难的说:“殿下,这登基大典都准备好了,明天……而且七殿下的衮冕还没试穿呢,不知道是否合适啊。”

天知道他从尚衣局找到七皇子的尺寸费了多大劲。

“明日登基大典照常。”羲和公主只说了一句话,就步履匆匆的回了阳嘉宫。

走到卫闲庭住的地方,羲和公主命令道:“柳绿,让尚衣局的人去院子外守着,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此处。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备进来。”

柳绿看着羲和公主又见消瘦的面颊,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领命退了出去。

羲和公主就这样在寝殿的院子里站了一夜,第二日太阳初升,第一缕阳光落入院中的时候,关闭了十几天的殿门终于吱吱呀呀的开了。

卫闲庭倚门而立,面色苍白,眼神疲惫,只问了一句:“衮冕呢。”

《傲世狂妃:绝色夫君请上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